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理咨询师韩美龄的心灵家园

尊严、自由、享受生活!

 
 
 

日志

 
 

别碰我,脏【美龄案例】  

2010-05-19 14:2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蒙(化名),男,17岁,高二学生,在父母陪伴下来到美龄心理咨询室。他们一家三口来到接待大厅时,距约定的心理咨询时间还早,美龄老师上一个咨询还没有结束。我请他们落座先喝杯茶歇一歇,他父母先弹了弹沙发然后落座。而他却抽出面巾纸把玻璃桌和椅子仔仔细细的擦拭了很多遍,一盒“心心相印”面巾纸几乎被他用完了。擦拭过后,我以为孟蒙可以放心的坐下了,没想到他又跑到卫生间去洗手,洗了20多分钟才从卫生间出来,又抽出面巾纸把手擦拭了多遍才落座。我们接待大厅每天早上都会仔细擦拭的,当一个咨询结束,也会立即重新收拾一遍,可以说任何时候都是干干净净的,他的这种行为反应,凭我接待的经验,知道他是典型的洁癖强迫症。

         孟蒙落座后,我把倒好的纯净水给他端过去,他礼貌地拒绝了,然后从自己带的包里掏出一瓶还没有开封的矿泉水打开,抽出面巾纸把瓶口处仔细的擦了几遍,这个过程他做的很细致,好像是在完成一项很神圣的任务,然后抿了一口矿泉水。经常接待各种各样的强迫症患者,对他的这种在常人看来很不可思议的现象,我已经习以为常。但当孟蒙伸手接我递给他的心理咨询预约表时,我还是被吓了一跳——他的双手红牙牙的,好像要流出血一样(过度洗涤导致)。他没有接我同时递给他的中性笔,而是同样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支精致的钢笔,然后用面巾纸包着手握的部分开始书写。

        后来从美龄老师的对我们进行的案例成长中,了解到孟蒙父亲是中学教师,从小对他在学习上要求很严,在家里也不拘言笑,对待孩子就像对待他的学生一样,不停的督促学习。母亲是护士长,由于职业习惯,母亲很注意讲究卫生,下班以后就是不停的洗洗刷刷,用孟蒙自己的话说 “母亲每天洗刷的时间比睡觉的时间都长”。母亲从小教育孟蒙注意卫生。譬如饭前饭后一定要洗手,睡前睡后也一定要洗刷,自己的东西一定要整齐排放,衣服一定要穿戴得干干净净,否则就要受到母亲的严惩。

        孟蒙讲有一次自己和小朋友在外面玩,衣服上弄得很脏,母亲得知情况后,当晚不许他进家门,让他在门前跪了半夜,黑夜加饥饿在孟蒙的心里造成巨大阴影,他曾经用”我当时有种被遗弃在外的感觉”来叙述这件事,那年他才6岁。自此以后他再也不敢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疯玩,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看着小朋友玩,害怕自己的衣服弄脏后回家受到父母的惩罚。

        另外父母关系也不是很好,彼此好像感情很淡漠,总是为一些小事情争吵。很多时候父母争吵的时候也是自己倒霉的时候,他们总是最后把火气撒到自己身上——争吵后父母会督促自己学习,母亲会检查卫生。他们一争吵我就担心害怕,很多时候都害怕回家。

        初三下学期一次月考时,第一场语文考试结束后去厕所小便,因为时间紧迫,小便后没有洗手,回到教室后,感觉手很脏,又跑到水池边去洗手,回来的时候迟到了。那次考试结果出来后在班里的学习成绩下降了五个名次,他就成了这样——觉得一切都是脏的,要使劲擦干净才放心。

        从那以后,他进教室从来不用手推开,而是用脚踢开——认为门很脏;桌椅只有擦拭多遍,才放心落座;对于其他用具:书本、钢笔等也是一遍遍不停的擦拭;写字的时候也不直接用手握笔,而是用卫生纸包着手握的部分;每次大小便的时候,手都要近距离接触肛门或生殖器,认为手被污染了,需要仔细清洗,而且认为单纯的清水洗涤消除不了手上的肮脏,去卫生间的时候,他兜里都揣一包洗衣粉,大小便过后,需要用洗衣粉清洗好多遍才放心。洗衣粉对皮肤有一定的腐蚀性,时间久了,皮肤表层脱落,一条条的毛细血管清洗可见,看着甚是怕人。

         一次同桌向他借钢笔用,他内心本不想借,但碍于面子最终还是借了,当同桌把钢笔还给他的时候,他心里特别恶心,拿卫生纸不停的擦拭。同桌感觉自己受了侮辱,把这件事情很气愤的传播开来,从此他们学校的同学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而且像对待怪物一样看待他。他对班级和学校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不再愿意去学校。

         父母带其到精神科,被诊断为强迫症,开药治疗,当时焦虑情绪有所缓解,但还是不敢去学校上课,好在当时已经快中考了,最后两个月在家学习,最终成绩还不错,考入了市重点高中。那个假期父母不再严厉要求自己,心情比较放松,症状缓解了很多,以为进入高中也不会再发生什么,没想到进入高中后,学习任务突然加重很多,症状明显加强了,但自己一直坚持了一年,但这一年自己过得很痛苦,没有任何朋友,每天只是学习。后来和一同学发生矛盾,同学到处宣扬他是神经病,受不了那种非议再次休学回家。

         第一次咨询结束的时候,美龄老师带孟蒙走出咨询室,笑着招呼我们助理来和他拥抱祝福。我第一个先走到他面前,他挺惊慌地向后退了两步,两手相搓,眼睛看着美龄老师,向她求助:“老师,能不能不这样?”美龄老师说:“要不,先握个手吧?”孟蒙还是拒绝。对我们勉强地笑了笑。

        第二次咨询的时候,孟蒙依然提前40分钟来到了心理咨询室。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把他能接触的地方都先用面巾纸仔细的擦拭多遍。一盒新的面巾纸就这样一次性被他给“消灭”了,美龄老师看到他辉煌的“战果”,打趣道再这样下去我们机构会被你给拖垮的哦,听到此孟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咨询结束临走的时候,美龄老师对孟蒙说:“宝贝儿,你今天表现的很好,从你的表现中我很有信心解决你的困扰,来,让阿姨抱一下鼓励鼓励!”孟蒙迟疑了很久,在美龄老师的一再激励下才和美龄老师浅浅的拥抱了一下。事后她父母反应,她在家连父母都不让碰,自己的所有东西都是单列开来摆放的。

         第三次咨询的时候孟蒙带了一条雪白的毛巾,开始用毛巾擦拭,美龄老师看到笑道:“我真希望你天天来做咨询,这样我们天天都不用打扫卫生了。”

        当第五次咨询的时候孟蒙已经不再擦拭,美龄老师安排团体咨询的时候也不再介意和我们有身体上的接触,咨询结束的时候也能够主动的和我们工作人员一一拥抱了。他父母在和我沟通的时候反映现在她在家症状也减轻了很多:最明显的改变是洗手的次数和时间减少了很多,洗手的时候也不再用洗衣粉。

        第六次咨询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孟蒙的手,那种恐怖的、显露在外的、破损的毛细血管已经看不到了,双手已经长出了细嫩的新表皮。咨询效果在向可喜的方向发展,我很开心——一方面为孟蒙祝福;另一方面也更肯定了自己当初来美龄心理咨询机构当助理的选择。每天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各种各样的心理障碍患者,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调整,走上正常的生活学习或工作的状态,我有种很强的自我价值感和成就感。

        又做了四次咨询,孟蒙安然回到了学校,但心理咨询没有就此结束,因为心理咨询是一个过程,特别是强迫症等神经症类心理障碍。现在他的心结打开了,症状减轻了很多,也敢于尝试回归正常生活学习了,但还不稳定,他本人也还没有完全学会自我调整。孟蒙一边上学一边定期做巩固性咨询,在此期间遇到刺激性因素偶有症状反复,有些孟蒙能够自我调整,有些在美龄老师指导下很快调整过来,整个咨询过程持续了五个月。

         (本案例由美龄心理咨询机构美龄老师心理咨询师助理林帅华根据现场观察和美龄老师心理咨询记录整理,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北京美龄心理咨询:www.xl699.com

 

推荐心理咨询服务》》》青少年心理咨询   强迫抑郁等神经症心理咨询 厌学网瘾心理咨询   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评论这张
 
阅读(533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