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理咨询师韩美龄的心灵家园

尊严、自由、享受生活!

 
 
 

日志

 
 

被女同学打了之后……  

2010-08-20 08:54:14|  分类: 美龄信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师您好!我非常需要您的帮助。简单的说一下我的情况吧,我本来是一个挺外向,挺大胆(至少曾经自已以为自已大胆)的女孩,但自从九年前,也就是初中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后,我整个儿人就变了。我从来没想到一件事对一个人的改变会这么大,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已过得很累,而且失去了很多我本该得到的东西,就是因为自已心里过不去那道坎。 
        事情是这样的。刚上初二那年,我们班转来一个女生,就是女流痞那种,比我们长得都高,比我们都大一两岁,在班上很横,很霸道。那时看见她经常与校内校外那些混混交往,而且听说她父母也是混混,离婚了,母亲还开着什么夜总会之类的。所以班上没人敢对她说三道四,受了气也就忍着。我也不喜欢她,但因为她也没惹过我,所以一直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上政治课,发生了那件影响了我这么多年的事情。开始上课了,老师发卷子下来给我们做,就从第一桌开始往后面传,我坐在中间,她坐在最后一排,卷子传到我们那桌时,她又习惯性地在后面叫嚣起来:“前面的快点行不行,动作这么慢。”其实当时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就是针对我的,她在课堂上是随便惯了的,但我向来受不了一点气,我也就随便的回了一句:“卷子总要一桌一桌的传过来呀,哪那么快。”那女生听我这么说,马上站起来,指着我大吼道:“有种你再说一次,”说实话,我那时都还不怎么害怕,我又重复了一次。但令我没想到的是,那女生突然疯了一样冲到我面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了我一巴掌。我顿时呆了,因为长这么大以来,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景,我一直以为自已天不怕地不怕,但当我非常想给她一巴掌的时候,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了好多念头,比如,我打了她以后,她整天找那些混混来找我麻烦怎么办,还有她有个大姐大的妈妈,而我还怕把这件事告诉父母......所以我清醒的意识到,我害怕了,但我又觉得没法这样丢下面子,我要让她怕我,让她觉得惹急了我我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于是,我疯了一样奔到窗户边,一拳头把玻璃给砸碎了,然后拿着碎片疯了一样奔向她,说,我要刺死她,我要刺死她,当时大家都惊呆了,都把我拉住了。我记得当时流了很多血,现在手臂上还有很明显的伤痕,但当时一点没觉得痛,我快气疯了,但又恨自已那么怕她。其实我只是想吓吓她,让她以后不要再找我麻烦,我根本就不敢真的拿玻璃碎片去刺她。  
       可怕的是这件事情之后我心态的变化。我整天都想着她会不会找我麻烦,我经常会在脑海中猜想各种各样的场景,她怎么来挑衅我,而我又应该怎么应对她,我觉得只有完全了解了那个女生怎么想的,去击她的弱处和害怕的地方,我才可以打败她,才能让大家不会瞧不起我。于是,我就自已在脑海中演戏,先演她来找我麻烦,然后我把自已换成她,看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然后回到自已对付她,自已整天就在脑海中换过来换过去的想。为了了解她的想法,我逼迫自已做换位思考,把自已放到他的家庭背景,学识背景,经历等等中考虑,使劲的去感受,逼自已去想她怎么想的,她会怎么感受,但我又有很大的挫败感,因为我觉得我怎么可能一模一样的感受到她所想的,因为你毕竟没真正经历过他所经历的,单凭了解和设想毕竟有偏差,所以我觉得特别累。事实上后来那女孩也没找过我任何麻烦,但我却养成了这么一种思维方式,不论是看书,看电视或与人谈话,我都觉得我看到的感受到的,可能与它本来要表达的都不一样了,比如书上的一句话,“我爱家乡的那条河。”我就觉得作者表达的可能跟我们所理解的就不完全一样,字虽然还是那几个字,但由于作者与我们的经历,背景都不一样,它写下这话的时候可能脑海中还浮现着站在家门口看这条河的场景,还会想起妈妈在河边唤他吃钣的声音。而不同的读者脑海中就会有不同的场景,不同的河流......其实我懂得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道理,但这道理说起来简单,我始终觉得很不爽,因为我会觉得人跟人之间没法真正沟通得了,情绪与感受都没办法原原本本的传达,也许有相似,但不是原原本本,这让我很痛苦。而且我已经养成了这么一种思维习惯,经常会不自觉的换过来换过去的思考,努力的去感受别人说一句话,给一个微笑时心里真正的画面,想法等等,所以我很累。老师,我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很严重?我需要您的一点启迪。 
       

        回答:你的问题不是很严重,的确每一个人对同一个画面会有不同的感受。但这些感受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人的感受是相通的,比如你在伤心时,看到花的感觉和在喜悦时看到花的感受是不同的。
       你说的那个女生和我在初中时遇到的一个大我五岁的女生很相似,她欺负我很长时间,最终我忍无可忍时,和她打了一架,自从打了那一架,她再也不敢欺负我,而我打过架也就打过了,什么也不去想,该干啥干啥。我当时只有一种说法,不论你干什么,我都奉陪到底。
       这世上没有人不痛。你反击她,她也怕痛。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87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